世間好物不堅牢,彩雲易散琉璃脆。
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济南纪事系列?:场面的济南人?

发布时间:2020-08-02相关聚合阅读:

原标题:济南纪事系列?:场面的济南人?

出门问路,或打听个人,常遇见对方不耐其烦,不愿意啰啰。你还没弄明白他嘴里到底说了啥,人就匆匆远去,晾你个没商量。还记得早年,在一大都市跟当地人打听时间,那时手表还很稀罕。对方不屑理会,只说半句“差一刻”,撂下一句云里雾里的话就走人了。像是怕耽搁他的大事,或是不甘于为外地人行方便。这个看去厚道的貌似土著,形成了我对那座城市的定格印象,至今也很难改变。

济南人不尚谎(捉弄)人,遇上人求着,不拿乔(拿一把)。谁要是办件不场面的事就丢了大丑,也就不赛(不好玩)了。

如果来济南,这些事不叫事,若问路或打听人,济南人不光给你说个一清二楚,若时间允许,恨不能直接带你过去。放心,绝对不会敲你竹杠。济南人淳厚朴实,豪爽仗义,济南人场面。不是因我是济南人,就替自己的城市自吹自擂,你不信就走走看,我敢说顶上济南人厚道的不多。

场面是济南话,是大方要面子的另一种说法。学者荣斌先生不无自豪地在济南话里听出:泰山的坚实,华北平原的深厚,泉水的清纯,黄河的流畅。一方水土一方人,此言不虚。

济南文化,我个人说有两大脉络,一是舜和“二安”文化,二是秦叔宝的“二哥”文化。两种文化相映,构筑了济南的雅致和世俗。济南人文化人多,一城诗人半城画家。全国见面不称师傅,也不喊先生,叫“老师”的也就济南,儒雅得冒水。济南人喜欢称兄道弟,玩得投机就成了“老八”(把兄弟)。一旦成了老八,那就一条肋条都插了把“刀子”,不管谁遇上事,那就情好了(不用管)。济南夏日的大排档也很张扬,啤酒的销量在国内恐怕排名比较靠前。

济南人很秦琼,秦琼是场面的祖师爷。他哥们程咬金、尤俊达遇上性命攸关的大事,秦琼都能毫不犹豫地站出来。济南人要面子图名声,作家刘玉堂先生跟我多次说过一个事,说有个司机小伙子,别人三轮肇事顶了他的车。前半场说是非曲直的时候,闹得不亦乐乎。费了半天劲耽搁了很长时间,才说明白过来过去,对方全责。可当他知道对方家境困顿,上有老下有小的处境,不光不要对方赔偿,还拿出四百块钱送给对方。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事,四百不是个小数目。他回到等他半天的酒场上,说明原委又征询大家说,我场面吧?场面,实在是场面!秦二哥的侠胆义肝淋漓毕现,秦要活到现在,一城人肯定和他老八。这样的人周围肯定有一大帮子朋友,不用说走哪里人缘也差不了。

济南人遇上麻烦,不喜欢直截了当,喜欢转圈子托朋友。比如早年的违章,直接交钱就完的事,偏喜欢拐弯抹角人托人地找朋友。花五十或一百就可以解决的事,非要事后花五百甚至一千,把事情摆平,让别人知道自己有朋友,办事场面。最典型的当属遇上患病医治不起,无论哪个媒体发个消息都不会冷场,好心人都一起出现在病人面前。送钱的送钱,没钱的给物或做点力所能及的事。一般都不留姓名,至于患者是本地还是外地人他们不管这个。前几年一个湖北籍的年轻妈妈车祸,手术急需用血,好家伙!媒体播完新闻,医院里来了四百多人,撸着袖子挽着胳膊在那里排队。这壮观情景,场面吧?

济南越来越场面,东城繁华,西城崛起,华山的新貌。很快就会四通八达的地铁,还听说下一步的黄河入城来,那场面可就大了。大上海不就才有条黄浦江吗!融进黄河,这气魄想不震撼都不行,济南不需要老是秫米着(不好意思),该洋霍(张扬)的就得洋霍一把。

说了一大堆场面,都是秦琼文化的发扬光大。但过分场面也是一种铺张和浪费,如三两个人吃饭也要点一大桌子菜。济南人也有不场面的时候,比如看芭蕾舞,听交响乐表现就平平。着装不讲究不说,还喜欢在场地里喧哗,吃东西,不等谢幕就蜂拥而出,拿着交响乐当曲艺,想鼓掌就鼓掌。这是舜演奏过《韶乐》的城市,这还是李清照、辛弃疾、张养浩的故乡。我想,如果有一天看到这群场面的人群,能坐在安静大厅里,彬彬有礼地听交响、看芭蕾,且举止优雅有国际范。让来此所有的艺术家都扼首称是,翘着大拇指说济南的时候。我们这座天造地设,有山有河有泉有湖的城市,世人都为之翘首,场面加上体面,那场面可就真大了。

2020年8月1日

赵峰:一九六五年生,山东平阴东阿镇人。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,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,济南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。出版有散文集《就那么回事》、《谋生纪事》等,散文集《混口饭吃》、《哦,跑马岭》也即将与读者见面。现居济南。